东航派出最强机组、最大飞机飞赴伦敦接留学生回国


四是优化资金投向,体现疫情防控需要和投资领域需求变化。在重点用于交通基础设施、能源项目、农林水利、生态环保项目、民生服务、冷链物流设施、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七大领域的基础上,适当扩大专项债券使用范围,将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单独列出、重点支持;同时,增加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领域,允许地方投向应急医疗救治、公共卫生、职业教育、城市供热供气等市政设施项目,特别是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七是加大金融反腐力度。对一些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的违法犯罪行为严惩不贷,让干坏事的人付出沉重代价。

下一阶段会怎么样?或者说这个影响会不会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现在看还没有超过。比如股市,2月24日以来,各个国家的股市大约下跌了25%,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跌幅大约50%左右,50%是危机的标配,这次目前为止跌了25%。下一步怎么样,还会不会跌25%?这还不好说,现在对下一步比较明确的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表示,2020年全球经济可能会出现负增长,衰退程度可能超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个说法相对比较明确,但是也用了一个词叫“可能”,所以很不确定。冲击大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各个国家都出台了很大的对冲政策,另外在国际上各个国家也加大了疫情防控的力度,国际合作力度也在加大,所以对下一步还要密切跟踪、高度关注。

一是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开展医学观察期间的主动检测。

从去年8月份开始,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已经下降了26个基点,这导致了银行利差的压缩,一些银行呼吁降低存款基准利率,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下一阶段怎么干?从央行的角度,就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灵活适度,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这也是中央要求的。具体来说有几个方面:一是分阶段把握好政策的力度、重点和节奏。所谓分阶段,就是前期疫情防控阶段,后来是逐步复工复产,现在要进入一个全产业链的复工复产,整个经济都动起来。所以要根据不同阶段把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充分满足市场的需求。也就是说,我们绝不会让市场出现“钱荒”,当然钱也不要“变毛”,要满足市场需求合理充裕,实现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的增速基本匹配并且略高一点。二是继续用好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继续用好5000亿元专项再贷款再贴现政策,这两个政策都是已出台的,现在3000亿元、5000亿元还没有用完,当然要用得精准。三是落实好普惠性再贷款再贴现新增的1万亿元,这也是再贷款再贴现。这1万亿元比前面的5000亿元覆盖面更广一些,这个政策也要加快推动实施,做到和前面的政策无缝衔接,不出现断档。四是实施好定向降准,发挥好准备金工具的正向激励引导作用。五是积极推进LPR改革,强化定价自律机制,引导银行适当向实体经济让利,促进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行。六是加强国际合作,营造好的国际环境,与国际社会一起抗疫、一起稳定经济。同时我们还要进一步主动与市场、媒体沟通,把我们的政策意图及时公开说清楚。谢谢大家。

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提前下达限额,有利于加快债券发行使用进度,对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具有重要意义,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李克强总理多次主持召开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和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加快发行和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推动在建工程建设和具备条件项目及早开工,带动扩大有效投资。韩正副总理等国务院领导同志也多次对相关工作提出明确要求。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题进行了研究部署,确定再提前下达一批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带动扩大有效投资,财政部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

第三,允许符合条件的创业担保贷款展期。研究进一步增加支持群体、降低进入门槛,将受疫情影响的重点群体纳入支持范围。预计2020年将新增支持100万个人创业者、1万家小微企业,增长的幅度会比上年增长50%以上。

例如,今年2月,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发生一起新冠肺炎聚集性疫情。专家组调查认为,在本起聚集性疫情中,起主要作用的是无症状感染者。三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的传染源追踪过程中对暴露人群主动检测。

二是落实好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这项政策出台以后,受到了广大中小微企业的欢迎。实施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安排,免收罚息,不下调贷款风险分类,也不影响征信记录,为企业渡过难关创造了条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实施延期还款的中小微企业贷款本息达7000多亿元,广大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都享受到了这个政策。